2006年11月22日

那一天,我參加了後備動員教育召集!

2006-11-20,那真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因為是退伍七年半以來第一次參加所謂的後備動員教育召集。

為了能於規定報到時間內到達指定報到地點,我在 2006-11-19 日中午即啟程返鄉南下。這個返鄉時程的決定不僅讓我可以在晚餐前一刻踏入家門,還有機會和家裡小狗狗玩上一會兒,甚至還保留了一點時間上上網看看 PCDVD 有啥重要的網路謠言可以散播後,家母才放飯用餐。

當然,提前返鄉也有缺點。就在 11-19 晚上 22:xx 時刻我又被叫到神桌前聆聽最新版本 ( ver. 2.5 ? ) 的神喻,不過相關細節(是的,您猜中了神喻的主旨了)和本文無關,下次再說。

2006-11-20 一早,簡單用過早膳(也不過就是饅頭夾頭、肉包、還有沖泡式奶茶的組合)後就在家父的帶領下往指定報到地點挺進。雖然不太清楚該報到地點的詳細位置,不過在熟稔鄉間小道的家父帶路及路邊看板的配合下仍然在不到預估時間一半的情形下早早到達指定營區。

報到的過程很無趣,分別是身份確認、收繳違禁品、以及薪資發放說明。其中在收繳違禁品時發現手機電池已經腫起來了,我擔心電池隨時可能爆炸所以一直維持關機直到回到台北;而薪資發放說明部份則特別向承辦人員強調我是歷經千辛萬苦、費盡艱難才從台北來到此地,就這樣交通輔助費多了 NT$500 元,可惜這筆交通費金額連單程車資都不夠。

目前國防部對於後備動員的規劃方式似乎有所更動,我被配屬於『軍事輔助勤務支援部隊』,職務為『副中隊長』。針對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頭銜我必須提出嚴正的抗議: 請後備動員司令部不要把一個完全沒有領導職經驗的蠢蛋幕僚隨意升級成副中隊長! 像這個副中隊長的職務交給我弟去當比較合適(他早該升副連長了),至於我這個只有幕僚經歷的人就放牛吃草,別再理我了吧!

對了,請大家放心!不會因為職務掛了個○○長的,就可以多領個領導加給。沒有人會聽你的命令,你也不該笨到想去下啥鳥命令的。

至於課程的內容簡單講就是替戰鬥部隊出賣體力的項目。像什麼工事經始、阻絕設施、地雷搬運以及 CPR 等等。對課程本身是沒啥意見啦,但是教官、助教的選擇可不可以找專業的人來呢?你找步兵小少尉來講地雷搬運(印象中,工校好像也沒教過怎麼搬運地雷就是了)?你找財經官科的預財士來擔任 CPR 課程的助教?即然接訓單位都抱著打混的心情在準備動員教召事宜,那又怎麼能怪後備召集員不把上課當一回事看呢?

不過話說回來,CPR 課程的教官也提到了一些過去與現在對心臟按摩的一些差異點。因為醫學漫畫的影響,我本來就想去參加 CPR 緊急救助訓練的。只不過要我在那個場合中拿安妮做練習的話就不必了,印象中國中時健康教育用的假人安妮還有燈號可以顯示急救動作是否正確,軍中的安妮則似乎是經費削減版...

除了課程安排之外,整個從一早報到一直到下午 1600 解召為止,整個流程實在是運作的不甚流暢。和後備動員有關的部份就不清楚了(他們家旅長早早就嗆聲晚上 20:00 要開檢討會),但是在一些規劃上就令人很傷腦筋了。

  1. 課程時間的分配失當:早上三堂課中,時間的分配竟然是 3xm/20m/3xm,這.... 反正課程內容一直在重覆,要不要考慮改成 40m/40m 中間休息 10 分鐘啊?(其實我也沒帶錶,所以時間長短其實是聽教官抱怨的!)
  2. 節目時間的安排不良:一票人早早進餐廳,結果是在等啥?等 11 月份壽星列隊。還好,我不屬於 11 月份壽星,所以只需坐在下面看一票人在長官桌前罰站即可。當然,搞這種活動其實讓我覺得很假仙又多餘。人家跟你又不熟,你幹嘛裝熟去幫人辦慶生呢?
  3. 用餐完後沒人清理餐桌:其實清不清理餐桌本來無所謂,問題在於 1300 時要使用該場地進行政治教育宣導。像這麼好的睡覺時間不能趴在桌上睡實在是令人深感滿腹委屈啊。
  4. 解召程序的冗長:下午的課程從 1500 起就開始進行解召準備。分別是裝備的繳還、薪餉的撥發、管制品的發還、解召令的發放等四項。我認為如果能夠事先依照號碼牌整理,那麼只要逐一唱名應可迅速完成前述解召流程,一百廿個人弄下來應該 40 分鐘可以搞定,結果呢?四個點都扯開喉嚨大喊:『○○○,○○○在不在?』時間,其實都浪費在重覆確認人員上面了。
  5. 人力配置不良:在旅長正式宣告解召時,完全沒有人員在負責引導人員移動的路線。當然,他們家旅長已經當場指出這問題,相信晚上的檢討會也開的很熱鬧才是。
  6. 天氣應變計劃:這一點是個人猜測啦!那一天的整個環境配置皆以大晴天為前提,但是到了解召時刻天空突然開始飄起毛毛雨了。我非常懷疑他們應該完全沒有考慮到如果下雨時是否有相關的因應方案,當然,我們有幸沒碰到就算了。
解召了,其實問題才剛開始。報到前一天特地上網查了一下報到地點的交通狀況,所有的兵役單位資料都寫可搭縣公車往返。

實情當然是…

想搭公車,你恐怕要先走上 30 分鐘的路程才能找到公車站牌,而公車班次呢?一小時一班,而且據計程車司機講(有點不客觀就是了)『不一定等的到車,即始等到車了也不一定擠的上去』。難怪,難怪營區門口排班叫客的計程車敢把公車到嘉義火車站車資 17 元一下喊到 500 元了,甚至連到大林火車站都喊到 200 元。

所幸,遇到一台回程的計程車,到大林火車站只算我 100 元讓我得以早早回到嘉義市區(總車資 124 元)。

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啊。

我先到電動遊樂場和格鬥天王 The King of FIghters XI 纏鬥… 更正… 被電腦海扁四頓,失金 20 (一道 5 元,好便宜啊)、和 Time Crisis 4 在槍林彈雨中過關斬將卻落個殘念,失金 30 。前後不過 30 分鐘卻已失金 50 才發覺到歲月果然在身上造成了一些傷害。

之後則到日思夜想,多年未曾相見(在嘉義讀書時常去吃;當兵時偶爾去吃;到台北工作後第二年就因為交通路線的改變而成為記憶中的麵食)的『溫記餛飩麵』享用晚餐(好吧,中午那餐其實也蠻懷念的。就是那隻被油炸到硬梆梆的雞腿讓我忍不住落下淚來:幹!為什麼現在我還得要啃這種 厚皮粗雞 哩?)。

我點的是榨菜肉絲麵(就別問為什麼在餛飩麵店卻叫肉絲麵了,回憶是沒有理由的) + 蛋,蔥油餅。

當麵上桌而第一口湯入喉之時,一種感動從內心最深之處湧出—就是這個味兒,就是這個味兒—就差沒有滴兩滴眼淚為湯頭加點鹽份。不過當咬下第一口麵時卻發覺店家可能有改過麵條,否則就是煮麵的沒弄好,這讓整個麵食之旅出現了一點點的遺憾。

忘了提為什麼要加蛋了。那時,本來我是只吃蛋白部份的(沒辦法,一堆人一直強調蛋黃的膽固醇偏高,應少量食用)。有次在啃完麵條時一時興起將蛋黃部份弄碎混進湯中,讓湯略微呈現蛋黃的顏色。湯有沒有因此比較好喝我是不清楚,不過倒是妥善、完美的處理了蛋黃殘餘的問題…

那蔥油餅呢?這絕對和你在路邊攤上買的蔥油餅不同。它其實有點兒硬又不脆,不過在剛煎好時只須沾點醬油卻又可以讓回憶一整個噴發出來。啊~~ 這次的後備動員教育召集中就屬晚餐這件事最令人滿足。

吃飽後就搭車回台北,車上播放的影集是蝴蝶效應,對這種要花腦袋的影集通常是吸引不了我的,所以這部份就沒啥好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