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2月15日

神喻

這次回家過年,依慣例受到各路人馬交相詢問親蜜愛人的問題。每年問,也每年搖頭的方式倒也成了過年期間的例行公式。

每年固定出現的各路人馬中,有一個比較特別的角色。雖然外形上看來和我老爸同一個模樣,但是卻操著怪怪的北京腔國語;也許你會說他是乩童,但通常我們會敬稱祂為師父。祂俗名為李修緣,可是說到西湖靈隱寺-濟癲或許知道的人會比較多,更通俗的稱呼則是 濟公

這裡不爭執是否為怪力亂神,反正古今中外都有不可證明的神秘事件。是巧合也好,是神蹟也罷,那都和今天要講的事情一點關係也沒有… :p

忘了自那一年起,每年回家過年必然被召喚到神桌前聆聽神明的教誨(通常還不止一遍,因為神明真的不只一個)。神喻的內容除了該年度須特別注意的重點事項、身體健康管理之類的一年運勢分析外,還會包含有功德積福報、孝敬爹娘之類的期許,然而這個話題總會接上這麼一段主旨永不改變的對話:

  • 神:要孝順爹娘啊!
  • 我:是。
  • 神:你知道什麼最不孝嗎?
  • 我:呃?
  • 神:你老媽真的很想抱孫子啊...
  • 我:...
  • 我:可以順便對我弟說這句話嗎?
  • 弟:咳咳… 兄長未娶,為弟不敢造次...
  • 娘:...
  • 我:...
  • 娘:師父啊,麻煩你跟月老關說一下嘛...
  • 神:我又不管姻緣...
  • 娘:你不是跟月老很麻吉?
  • 神:可是我不管姻緣啊...
  • 神:不過還真是奇怪哩,你長的又不差,怎會沒人看的上眼哩?
  • 我:哇啊哉...
  • 神:其實你不表白,人家怎麼知道你喜歡她哩?
  • 我:呃… 請問我要向誰表白啊?
  • 神:這就要問你囉...
  • 我:???
  • 娘:師父啊,記得跟月老關說一下嘛...
  • 神:問題在於婚姻這種事怎麼能用關說來解決哩?
  • 我:...
  • 弟:...
  • 娘:搞不好可以插個隊、先處理啊...
  • 神:...
  • 我:...
  • 弟:...
今年的對話比較奇怪,省去上面這些對話直接切入重點:
  • 神:這個月你要特別注意、小心喔。
  • 我:是!
  • 神:今年是你的婚姻年喔!
  • 我:啥?
  • 弟:對耶,記得去年師父好像有提過...
  • 我:可是我怎沒印象?
  • 娘:師父有向月老關說了啊?
  • 我:所以師父的意思是要我這個月多注意女人啊?
  • 神:不!是指生活方面要特別注意、小心。
  • 神:嗯,不過多注意女人好像也沒錯...
  • 我:有沒有搞錯啊?連對象都沒個影子也能稱為婚姻年喔… @@!!
  • 娘:這種事很難說的啦...
  • 我:...
  • 弟:...
  • 娘:師父啊,要幫我們家小弟子找個好媳婦喔...
  • 娘:只要對方懂得持家,不嫌棄、不輕視我們這些貧苦人家就可以了...
  • 神:你條件太多了吧?
  • 我:嗚嗚嗚… 你們還沒問我的條件哩...
  • 娘:拜託… 你還敢有條件喔?
  • 我:(心內話)… 我… 我只想看看有沒有機會找個像林志玲這類的名模嘛… 不過我不要那種嗲嗲的聲音就是了...
  • 我:(心內話)… 對了,像幸運女神事務所中的蓓兒丹娣的話… 好像更好… 雖然不知道都是神,會不會吵架… :p
  • 我:(繼續心內話)… 還有,要能幫我打理門面… 別再像現在為了怕反效果都直接打領帶過日子...
  • 我:(無止境的心內話)… 啊… 看了料理漫畫後,好想吃的便宜又健康喔!一定要煮飯給我吃喔...
  • 我:(驚訝不已的心內話)… 靠… 原來我潛意識中的條件有這麼多喔… -.-! 這不是真的… 這不是真的… 這不是真的… ( 默念一百次中… )
  • 神:這與我無關啦...
  • 娘:師父一定要幫忙喔...
  • 神:與我無關,與我無關...
  • 我:...
  • 我:救人喔… 好歹給個方向吧?
其實神明的一些預言並非是第一次聽到,就現實面而言也只當是一種期許而非必然的結果。但是對於婚姻感情這種事情突然由過去不明確表示的態度轉變為肯定語氣卻是第一次,也不禁讓我有所懷疑 -- 我,養的起一個家庭嗎?

過去由年少不懂事,所以在理財方面跌了一個大跤。雖然去年總算完成了債務整合作業開始一點一滴的 真正 償還過去錯誤的理財方式所欠下的債務,但算一算如能沒有意外也還要四年才能還清。現實生活中能留下來當生活費約莫二萬上下,以這些生活費而言是否能負擔一個家庭基本所需,個人是持保留態度。在這種條件下我是否該接受所謂婚姻年的召喚,其實蠻令人傷腦筋的。

話說回來,即使有這項考慮因素,我還是期昐早日覓得共渡一生的伴侶。人類是天生群居的動物,一個人的生活即是空虛並且苦悶,尤其在某些奇怪的節日時會更顯無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