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4月29日

為了二千三百萬人民?

剛剛聽到民視『頭家來開講』的結尾有個來賓提出一個有趣的結語:「我很討厭動不動就拿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名義來為自己的行為做辯解」。

目前最常用這個理由來解釋所作所為的,多是泛藍的人,有時候我也很懷疑我到底算不算他們所稱的台灣二千三百萬人之一呢?畢竟每次他們提出新措施、新作為時,都未能引起我的共鳴、期待,由這點來看我應該是二千三百多萬人中的那個零頭吧...